2009年3月12日星期四

噩耗,传到烈士的家乡之后

原载于1989年第8期《中国民兵》
作者:张宁福


1989年6月日19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出一条骇人听闻的消息:北京戒严部队某部班长王其富等10名战士,奉命乘坐一辆军车前往天安门广场执行防暴任务,当他们行至翠微路口时,遭到了一群暴徒用砖头、石块、燃烧瓶的疯狂袭击,车厢尾部着火,车子轮胎被歹徒设置的三角钉扎破,车体急速倾斜,翻倒在道路边。车上除4人生存外,王其富等6名战士被歹徒活活烧死。王其富,下士班长,共青团员,21岁,1986年11月由安徽省嘉山县人伍;李栋国,下士副班长,共青团员,21岁,1986年11月由安徽省嘉山县人伍,徐如军,下士班长,共青团员,21岁,1986年11月由安徽省嘉山县人伍……

噩耗通过电波传到了烈士的家乡—嘉山县。两年前送王其富、李栋国、徐如军3人参军的嘉山县人武部的同志们闻讯,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这3位烈士人伍前都是基干民兵,好战友在平息首都反革命是乱中光荣牺牲,家乡的人武干部们悲痛万分。孟祥柱部长、杨玉障政委当晚含泪指示烈士所在的自来桥乡、三界镇、管店镇的人武部长,迅速带领民兵到烈士家庭安慰亲属,包揽农活。翌日早上,孟部长和杨政委又与县委、县政府及县民政局负贵同志一道,带着礼品前往烈士的家庭慰问。他们给3位烈士家魔每家送去500元钱,又在3位烈士家庭分别设立了“灵堂”,供当地千部群众、青年民兵及广大学生前来凭吊。

6月17日上午,滁县军分区第一政委、地委书记陆子修,军分区副司令员兼预备役某师副师长钟秀明,军分区政治部主任陈维灿会同有关部门的领导,驱车来到3位烈士家凭吊英灵和慰问亲属。在桥头村平桥队王其富烈士家,领导们看到烈士全家7口人仅住2间破旧的房子,烈士的父亲王希才又患有慢性病,缺少经济来源,家庭生活困难的情况后,领导同志当即拍板决定:发动民兵为烈士家盖3间大瓦房和1间厨房,购买3张床铺,3床被子,3顶蚊帐,4把椅子,一张大桌子,并留下150元钱供王家花费。各级领导的关心,使王希才失去儿子后那张极度悲痛的脸上,露出了感激之情。

4月18日,安徽省党政军负责同志顾不上星期天休息,也赶往嘉山向3位烈士表示哀悼,向其亲属致以慰问。省委、省政府、省军区联合给3位烈士家各送了一条上书“英雄的战士为人民,伟大的人民育英雄”的毯子,并逐户走访慰问,解决烈士亲属思想上和生活中的各种问题。管店镇徐如军烈士的父亲徐永明是在抗美援朝中两次荣立战功的老同志,开始感到儿子在和平环境下牺牲不如在战场上真枪实弹战死光荣。省军区司令员李元喜少将在他家慰问时,向他讲解部队到北京执行戒严任务,在这场特殊的战斗中牺牲更光荣。老人思想通了,说:“孩子能做到这一点,是党和军队培养教育的结果,现在他牺牲了,如果军队需要,我愿把小女儿送往部队继承她哥哥的遗志。”

连日来,自来桥乡、三界镇、管店镇的专武干部和民兵们,也在以实际行动告慰英灵。时下正值收麦、插秧的繁忙季节,王其富烈士家的农活忙,乡武装部长柏基友就带领20名青年民兵把他家打麦子、插秧的活全包了下来,民兵们突击劳动了几天,使他家的麦子入了仓,秧苗下了田。烈士全家都很感动。三界镇李栋国烈士的父母因极度悲伤,不能正常料理家务。镇武装部一长徐柏松带几名民兵,日夜在他家操劳,帮助接待前来凭吊的人群。看到这些,烈士的父亲李钟同志感激地说:“我失去了儿子,尽管很悲痛,但从各级领导、人武干部和民兵的行动上,我得到了安慰。”

烈士为人民而死,人民优抚烈属,责无旁贷。6月27日,嘉山县人武部孟祥柱部长明确地对3位烈士亲属表示:人武部要带领广大民兵持久地搞好拥军优属工作,让失去亲人的家庭,能得到温暖。

6月下旬以来,嘉山县民兵成立了356个“学雷锋、送温暖”小组,活跃在全县军烈属家庭。在他们的影响下,一场全民性的拥军优属活动在这个县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5 条评论:

匿名 说...

很显然,若干年后,他们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匿名 说...

当时这些战士就该开枪,杀光楼上这样的SB。注意,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由其是从现在看过去。谁在耻辱柱上,看看现在那些所谓的民运人士吧。

匿名 说...

楼上的太不要脸了。

殊不知 每个王朝都是太监死的最惨?

匿名 说...

运运最大的特点就是苍蝇照镜子自我欣赏,其实现实中谁瞧得上你?还不是憋在粪坑里自以为是蝴蝶?

匿名 说...

五毛SB.
你主子怎么64过了不到一年就对64绝口不提,并严禁任何人提起64了? 作贼心虚呗。
煞笔五毛。